当前位置:兴发娱乐 > 媒体师大
中国教育在线:杭师大钱江学院有位“网红”
执着课堂教学改革十多年 “只想静静当个老师”
来源:中国教育在线作者:陈显婷、丁放、陈琼秋时间:2018-11-06 点击:120

这几天,杭师大钱江学院师生的朋友圈基本被一个人“霸屏”了,他人送绰号“钱江易中天”。说起这个绰号,不少钱江学子一下就能脱口而出,这人是钱江学院文法学院的中文系教师李祥耀。

为什么大家在讨论李祥耀呢?他有什么不一样么?是的,他在钱江学院师生心中,是个很会上课的“网红”老师。他的课,集幽默和专业于一身,不仅堂堂爆满,旁听的学生也有不少。近日,他还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为建校20周年的钱江学院写了一篇全“文言文”的贺文,再次“俘获”了一大票学生的心。

“文法李祥耀!钱江易中天!给爸爸点赞”“上课不仅幽默风趣,偏偏还那么帅!”“能在大学遇到李老师真是一件幸运的事”……传说中的李老师,真的有这么好?记者带着好奇心,找到了这位人气超高的李祥耀老师,带你了解了解他背后的故事。

以一篇“文言文”贺文 献礼钱江学院20周年庆

“烟雨江南,最忆是杭州。浩浩清波,最美属钱江。公元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适值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建院二十周年,恰圭表之一瞬,贺上庠之华诞……”10月28日,杭师大钱江学院迎来20周年校庆,这段文字正是摘录于李祥耀老师所写的题为《二十周年院庆贺文》的全“文言文”贺文。

说起写这篇贺文的初衷,李老师说,院庆是每一位钱江人的大事,每个人都应当积极投入,他也不例外。“当时学校希望中文系写一篇文章,而我被同事们认为‘既是古代文学专业的,又是教应用文写作的’,也就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那为什么会想到用文言文来呈现呢?“这跟我的个性有关。”教书这么多年,李祥耀经常会跟学生说:“记住,你是个专业人员,就应当有点专业人员的样子。”其实,他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作为一个古代文学的博士,在写作方面他向来追求“与众不同”,这个不同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让文字有自己的特点和风格。于是,他选择了既是自已擅长又与旁人有所区别的文言文形式。“文似看山,不喜平。同样,落笔之文也不应千篇一律。”他说。

据李祥耀介绍,这篇贺文的大致内容是:追忆钱江学院20多年来筚路蓝缕的创业过程,描述学院发展壮大的艰辛,称扬全校员工的辛苦付出,晒晒取得的成果,并表达了对未来的憧憬与祝福。这篇贺文属于古代文学史上所说的“应制之文”(记着注:旧指由皇帝下诏命而作文赋诗的一种活动,主要功能在于娱帝王、颂升平、美风俗)。“从文体上讲,这类文章非常难写,历史上没有几个作家是凭借是这种文体出名的,稍微有点名气的就是王勃的《腾王阁序》了。这种作品由于内容相对固定,所以大多无法在内容上进行超越、创新。”

据了解,整篇贺文共有400多字,另有18出注释。李祥耀坦言,贺文的主要特色是突出文采,但又不能太晦涩,要让非专业人员借助注释能看懂内容,不然就失去了写作的意义。“想要做到文采飞扬,这个很难。但写在20周年校庆之际,必须做到雅俗共赏,文采飞扬。”因此,他努力把一些文言文常见的诸如对偶、比兴、勾连等基本手法加进去,再整合历史、哲学、文学等相关知识,便成了眼前这篇贺文。

此文一出,毫无悬念,李祥耀又圈粉无数。

不想成为“网红” 只想静静当个老师

2007年,李祥耀从浙江大学中文系毕业,成为钱江学院的一名专职教师,主要执教中国古代文学史、文书写作等课程。由于他能将枯燥乏味的课程内容以一种轻松幽默的方式在课堂上呈现出来,获得了大批学生的认可。“无论是专业课还是公共课,李老师的课上都是欢声笑语。他会穿插一些有趣的小故事和自己的经历,不仅教会我们知识,还教会我们做人。上他的课真是发自内心的快乐。”钱江学院的学生这样评价说。

不只在钱江学院,在下沙其他高校里,很多学生都知道李祥耀,学生会亲切地称他祥哥、耀哥、李叔、李爸爸,可见他在学生心中的位置。当然,也有很多学生和老师称他为“网红”老师。对此,他表示,不希望自己是网红。“所谓人红事多,人红是非多。做老师是个良心活,能不能出名不重要,如果可以,我选择默默无闻。”李祥耀说,做教师,不需要成为“网红”,如果一个教师成为了“网红”,倒显得有些不务正业了。

之所以会有这多人学生喜欢李祥耀的课堂,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课非常有趣。自步入工作岗位以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写教学反思。“课堂是师生双方的,不能闷起头来。只顾自己的教,而不顾学生的学,那大多只是蛮干,没有效果。”李祥耀说,在课堂上,多数时间学生是跟着他的思路来的,因为他注重以叙带议,而不是以议带叙,这刚好符合中国人“好叙事而厌哲思”的思维特点。

课前,他会充分备课,努力把最有吸引力的观点和案例引入课堂,还会涉及到很多情节性的故事,以引起学生的兴趣。不仅如此,他偶尔还会抛出一些令人吃惊的观点,这也让学生十分受用。“课堂不沉闷了,自然就有吸引力了。”确实,幽默风趣是李祥耀上课的常态,但他对学生也有着十分严格的课堂纪律。这一点,是他从教十多年来,最为关注的。

在他看来,大学课堂要关注的东西有很多,首先是确保课堂效率的纪律。“我的课堂一定不能散。如果学生做啥我都不管,只顾自己讲课,害怕学生给自己打低分、说坏话,那就不要做老师了。”他认为,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来做老师,而不是真正为了这个职业,那老师根本做不好。

就拿“上课不准玩手机”这一点来说,李祥耀非常看重。对于不准玩手机的原因,他坦率地说,这个不需要原因,首先是学校规定,其次也是家长的愿望。“如果真说出一个原因,那就是‘我的课堂 我做主’,学生玩手机,我不同意。”事实上,他的课堂上,几乎见不到有学生玩手机,因为大家的兴趣和心思都集中在了他和课程内容上。

其次,还要关注专业特征、课程核心要求,这是最为关键的。“我要求学生知道学了这门课之后,应具备哪些核心能力,应达到什么水平,自已也是围绕这个教学目标开展课堂教学。”李祥耀举例说,比如应用文写作课,核心能力就一个字:写!理论要背,但意义不太大;格式要记,但实际写作中不会闭卷,也不必死记。“最核心的是要会写,要写得像个专业人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语体风格、专业词汇等都必须具有强烈的专业色彩,甚至做到吹毛求疵!”

执着大学课堂教学改革 从“讲故事”开始

今年9月,全国教育大会在京召开,聚焦教育教学改革发展。为了切实提升教学质量和人才培养水平,钱江学院正深入开展一系列教育教学改革,出组合拳,欲淘汰“水课”打造一批“金课”。李祥耀就是这批实施教育教学改革的教师中的一个。

不过,李祥耀执着于大学课堂教学改革已经是很多年的事了。读博时,他就在浙江大学中文系、浙江外国语学院中文系兼职上课,当时可以说已经是位颇有经验的年轻老师了。进入钱江学院执教一学期后,他发现修读古代文学史、中国文学批评史的学生考核成绩居然是C。这让他很难相信。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找来大量学生一一询问。在学生看来,他的课含金量十足,甚至堪比其他高校中文专业教授的课,但课堂比较沉闷,有些深奥的理论内容,并不能完全理解。“学生说我的课堂含金量足,说明备课环节没问题;但课堂沉闷、不能理解理论内容,说明我的教学方式出了问题!”李祥耀说,这样就必须要做教学改革。

在与多位老教师和教授课沟通、请教后,他厘清了课堂低效最核心的原因:没有因材施教。随后,他便着手研究如何提升课堂教学成效,再次拿出读研时的专业书籍《讲故事的奥秘》,力图把学术思维转化为授课技巧;并努力回忆,在他十年的大学时代,那些“上课高手”是如何把一个深奥的道理讲得精彩、易懂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实践,他果断放弃了学术化的授课模式,进行了第一次自我教学改革:把上课转化为“讲故事”,把讲故事的技巧转变化授课技巧。

“讲故事”就能上好课?李祥耀解释说,其实就是根据学生的特点,转变课堂教学的叙事方式,把深奥的理论转变为通俗的场景,在一幕幕生动的场景中再现文学史、文学理论的相关专业知识。这样的改革需要勇气,但这样的改革最大的受益者是学生。此后,他的课程内容通俗易懂,课堂也是笑声不断。

近几年,由于中文系老教师退休,李祥耀主动接手一门十分枯燥的课程:文书写作。此前,他曾连续多年在钱江学院开设应用文写作法人公共课,对文书写作一课也并不陌生。但从公共课到专业课的转变,专业功底不赖的李祥耀,还是不敢有一丝懈怠。针对这个课程课堂案例散、学生语言差的现象,他决定再次进行教学改革。

这次怎么改呢?首先他对学生提出两点要求,一是要求学生背熟经典诗词300-500首,经典散文30-50篇,学习用文言文写作;二是要求学生背公文、背新闻。他要求所有学生充分利用互联网进行学习,背诵与国家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相关的正能量新闻。其次,他也对自己提出要求。课堂上,他会精准引入大量实战性、正能量例文,并将国务院、各地政府、各级海关等各大企事业单位的文件与学生分享,不断反思、模拟。

经过几年的摸索,李祥耀文书写作课堂的风格逐渐形成:背诵经典+网络学习+正能量实战案例解析+大量实践性写作,课堂效果明显比以往好多了。课堂轻松有活力,喜欢上他的课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当然,他与学生的关系也越来越“铁”。不过,虽然他一向好说话,爱聊天,但想在上课这件事上打马虎眼,还真过不了他这关。

据介绍,每学期第一节课,李祥耀都会约法三章:无故旷课者扣平时分40分,睡觉者扣40分,迟到、讲话、玩手机者扣20分。然而,对于那些知错就改、主动增加作业量、主动回答问题的学生,他也会毫不吝惜地给加上1-20分的平时分,学生学习积极性因此暴涨。这正体现了他“宽严相济”的治课之道。

李祥耀认为,坚持改革的意义在于紧跟时代需求,面向社会,给国家培养专业对口、能力过关的人才。只有这样,才能挖掘本专业特征与潜质,才能让学生学有所用。“改革不能追求高大上,老师讲得天花乱坠、高深莫测,学生却一脸问号,那只是自娱自乐。无论怎么改,核心就是三个字:专业性!改革要能培养出专业能力过关的学生,否则一切都是假话。”李祥耀说。

谈及瞬间走红,李祥耀感到有些意外。在他看来,教师的本职就是教书,“不要想太多,安安稳稳教好书就行。我只想安安静静当个老师。”或许,这就是原汁原味的教育吧。


相关链接:https://www.eol.cn/zhejiang/zhejiang_news/201810/t20181031_1631224.shtml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仓前街道余杭塘路2318号 邮编:311121 联系电话:0571-28865012

本科招生热线: 0571-28865193 研究生招生热线:0571-28865143

浙ICP备11056902号 版权所有 杭州师范大学 Copyright ? 2008

杭州师范大学
  • ·
  • ·
  • ·
  • ·
  • ·
  • 媒体师大
  • ·
  • ·
  • ·
  • ·
  • ·
  • 兴发娱乐  >  媒体师大

    中国教育在线:杭师大钱江学院有位“网红”

    来源:中国教育在线 作者:陈显婷、丁放、陈琼秋 时间:2018-11-06 点击:120

    这几天,杭师大钱江学院师生的朋友圈基本被一个人“霸屏”了,他人送绰号“钱江易中天”。说起这个绰号,不少钱江学子一下就能脱口而出,这人是钱江学院文法学院的中文系教师李祥耀。

    为什么大家在讨论李祥耀呢?他有什么不一样么?是的,他在钱江学院师生心中,是个很会上课的“网红”老师。他的课,集幽默和专业于一身,不仅堂堂爆满,旁听的学生也有不少。近日,他还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为建校20周年的钱江学院写了一篇全“文言文”的贺文,再次“俘获”了一大票学生的心。

    “文法李祥耀!钱江易中天!给爸爸点赞”“上课不仅幽默风趣,偏偏还那么帅!”“能在大学遇到李老师真是一件幸运的事”……传说中的李老师,真的有这么好?记者带着好奇心,找到了这位人气超高的李祥耀老师,带你了解了解他背后的故事。

    以一篇“文言文”贺文 献礼钱江学院20周年庆

    “烟雨江南,最忆是杭州。浩浩清波,最美属钱江。公元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适值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建院二十周年,恰圭表之一瞬,贺上庠之华诞……”10月28日,杭师大钱江学院迎来20周年校庆,这段文字正是摘录于李祥耀老师所写的题为《二十周年院庆贺文》的全“文言文”贺文。

    说起写这篇贺文的初衷,李老师说,院庆是每一位钱江人的大事,每个人都应当积极投入,他也不例外。“当时学校希望中文系写一篇文章,而我被同事们认为‘既是古代文学专业的,又是教应用文写作的’,也就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那为什么会想到用文言文来呈现呢?“这跟我的个性有关。”教书这么多年,李祥耀经常会跟学生说:“记住,你是个专业人员,就应当有点专业人员的样子。”其实,他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作为一个古代文学的博士,在写作方面他向来追求“与众不同”,这个不同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让文字有自己的特点和风格。于是,他选择了既是自已擅长又与旁人有所区别的文言文形式。“文似看山,不喜平。同样,落笔之文也不应千篇一律。”他说。

    据李祥耀介绍,这篇贺文的大致内容是:追忆钱江学院20多年来筚路蓝缕的创业过程,描述学院发展壮大的艰辛,称扬全校员工的辛苦付出,晒晒取得的成果,并表达了对未来的憧憬与祝福。这篇贺文属于古代文学史上所说的“应制之文”(记着注:旧指由皇帝下诏命而作文赋诗的一种活动,主要功能在于娱帝王、颂升平、美风俗)。“从文体上讲,这类文章非常难写,历史上没有几个作家是凭借是这种文体出名的,稍微有点名气的就是王勃的《腾王阁序》了。这种作品由于内容相对固定,所以大多无法在内容上进行超越、创新。”

    据了解,整篇贺文共有400多字,另有18出注释。李祥耀坦言,贺文的主要特色是突出文采,但又不能太晦涩,要让非专业人员借助注释能看懂内容,不然就失去了写作的意义。“想要做到文采飞扬,这个很难。但写在20周年校庆之际,必须做到雅俗共赏,文采飞扬。”因此,他努力把一些文言文常见的诸如对偶、比兴、勾连等基本手法加进去,再整合历史、哲学、文学等相关知识,便成了眼前这篇贺文。

    此文一出,毫无悬念,李祥耀又圈粉无数。

    不想成为“网红” 只想静静当个老师

    2007年,李祥耀从浙江大学中文系毕业,成为钱江学院的一名专职教师,主要执教中国古代文学史、文书写作等课程。由于他能将枯燥乏味的课程内容以一种轻松幽默的方式在课堂上呈现出来,获得了大批学生的认可。“无论是专业课还是公共课,李老师的课上都是欢声笑语。他会穿插一些有趣的小故事和自己的经历,不仅教会我们知识,还教会我们做人。上他的课真是发自内心的快乐。”钱江学院的学生这样评价说。

    不只在钱江学院,在下沙其他高校里,很多学生都知道李祥耀,学生会亲切地称他祥哥、耀哥、李叔、李爸爸,可见他在学生心中的位置。当然,也有很多学生和老师称他为“网红”老师。对此,他表示,不希望自己是网红。“所谓人红事多,人红是非多。做老师是个良心活,能不能出名不重要,如果可以,我选择默默无闻。”李祥耀说,做教师,不需要成为“网红”,如果一个教师成为了“网红”,倒显得有些不务正业了。

    之所以会有这多人学生喜欢李祥耀的课堂,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课非常有趣。自步入工作岗位以来,他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写教学反思。“课堂是师生双方的,不能闷起头来。只顾自己的教,而不顾学生的学,那大多只是蛮干,没有效果。”李祥耀说,在课堂上,多数时间学生是跟着他的思路来的,因为他注重以叙带议,而不是以议带叙,这刚好符合中国人“好叙事而厌哲思”的思维特点。

    课前,他会充分备课,努力把最有吸引力的观点和案例引入课堂,还会涉及到很多情节性的故事,以引起学生的兴趣。不仅如此,他偶尔还会抛出一些令人吃惊的观点,这也让学生十分受用。“课堂不沉闷了,自然就有吸引力了。”确实,幽默风趣是李祥耀上课的常态,但他对学生也有着十分严格的课堂纪律。这一点,是他从教十多年来,最为关注的。

    在他看来,大学课堂要关注的东西有很多,首先是确保课堂效率的纪律。“我的课堂一定不能散。如果学生做啥我都不管,只顾自己讲课,害怕学生给自己打低分、说坏话,那就不要做老师了。”他认为,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来做老师,而不是真正为了这个职业,那老师根本做不好。

    就拿“上课不准玩手机”这一点来说,李祥耀非常看重。对于不准玩手机的原因,他坦率地说,这个不需要原因,首先是学校规定,其次也是家长的愿望。“如果真说出一个原因,那就是‘我的课堂 我做主’,学生玩手机,我不同意。”事实上,他的课堂上,几乎见不到有学生玩手机,因为大家的兴趣和心思都集中在了他和课程内容上。

    其次,还要关注专业特征、课程核心要求,这是最为关键的。“我要求学生知道学了这门课之后,应具备哪些核心能力,应达到什么水平,自已也是围绕这个教学目标开展课堂教学。”李祥耀举例说,比如应用文写作课,核心能力就一个字:写!理论要背,但意义不太大;格式要记,但实际写作中不会闭卷,也不必死记。“最核心的是要会写,要写得像个专业人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语体风格、专业词汇等都必须具有强烈的专业色彩,甚至做到吹毛求疵!”

    执着大学课堂教学改革 从“讲故事”开始

    今年9月,全国教育大会在京召开,聚焦教育教学改革发展。为了切实提升教学质量和人才培养水平,钱江学院正深入开展一系列教育教学改革,出组合拳,欲淘汰“水课”打造一批“金课”。李祥耀就是这批实施教育教学改革的教师中的一个。

    不过,李祥耀执着于大学课堂教学改革已经是很多年的事了。读博时,他就在浙江大学中文系、浙江外国语学院中文系兼职上课,当时可以说已经是位颇有经验的年轻老师了。进入钱江学院执教一学期后,他发现修读古代文学史、中国文学批评史的学生考核成绩居然是C。这让他很难相信。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找来大量学生一一询问。在学生看来,他的课含金量十足,甚至堪比其他高校中文专业教授的课,但课堂比较沉闷,有些深奥的理论内容,并不能完全理解。“学生说我的课堂含金量足,说明备课环节没问题;但课堂沉闷、不能理解理论内容,说明我的教学方式出了问题!”李祥耀说,这样就必须要做教学改革。

    在与多位老教师和教授课沟通、请教后,他厘清了课堂低效最核心的原因:没有因材施教。随后,他便着手研究如何提升课堂教学成效,再次拿出读研时的专业书籍《讲故事的奥秘》,力图把学术思维转化为授课技巧;并努力回忆,在他十年的大学时代,那些“上课高手”是如何把一个深奥的道理讲得精彩、易懂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实践,他果断放弃了学术化的授课模式,进行了第一次自我教学改革:把上课转化为“讲故事”,把讲故事的技巧转变化授课技巧。

    “讲故事”就能上好课?李祥耀解释说,其实就是根据学生的特点,转变课堂教学的叙事方式,把深奥的理论转变为通俗的场景,在一幕幕生动的场景中再现文学史、文学理论的相关专业知识。这样的改革需要勇气,但这样的改革最大的受益者是学生。此后,他的课程内容通俗易懂,课堂也是笑声不断。

    近几年,由于中文系老教师退休,李祥耀主动接手一门十分枯燥的课程:文书写作。此前,他曾连续多年在钱江学院开设应用文写作法人公共课,对文书写作一课也并不陌生。但从公共课到专业课的转变,专业功底不赖的李祥耀,还是不敢有一丝懈怠。针对这个课程课堂案例散、学生语言差的现象,他决定再次进行教学改革。

    这次怎么改呢?首先他对学生提出两点要求,一是要求学生背熟经典诗词300-500首,经典散文30-50篇,学习用文言文写作;二是要求学生背公文、背新闻。他要求所有学生充分利用互联网进行学习,背诵与国家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相关的正能量新闻。其次,他也对自己提出要求。课堂上,他会精准引入大量实战性、正能量例文,并将国务院、各地政府、各级海关等各大企事业单位的文件与学生分享,不断反思、模拟。

    经过几年的摸索,李祥耀文书写作课堂的风格逐渐形成:背诵经典+网络学习+正能量实战案例解析+大量实践性写作,课堂效果明显比以往好多了。课堂轻松有活力,喜欢上他的课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当然,他与学生的关系也越来越“铁”。不过,虽然他一向好说话,爱聊天,但想在上课这件事上打马虎眼,还真过不了他这关。

    据介绍,每学期第一节课,李祥耀都会约法三章:无故旷课者扣平时分40分,睡觉者扣40分,迟到、讲话、玩手机者扣20分。然而,对于那些知错就改、主动增加作业量、主动回答问题的学生,他也会毫不吝惜地给加上1-20分的平时分,学生学习积极性因此暴涨。这正体现了他“宽严相济”的治课之道。

    李祥耀认为,坚持改革的意义在于紧跟时代需求,面向社会,给国家培养专业对口、能力过关的人才。只有这样,才能挖掘本专业特征与潜质,才能让学生学有所用。“改革不能追求高大上,老师讲得天花乱坠、高深莫测,学生却一脸问号,那只是自娱自乐。无论怎么改,核心就是三个字:专业性!改革要能培养出专业能力过关的学生,否则一切都是假话。”李祥耀说。

    谈及瞬间走红,李祥耀感到有些意外。在他看来,教师的本职就是教书,“不要想太多,安安稳稳教好书就行。我只想安安静静当个老师。”或许,这就是原汁原味的教育吧。


    相关链接:https://www.eol.cn/zhejiang/zhejiang_news/201810/t20181031_1631224.shtml